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五六章 四个的婚礼(3)
一本读|WwんW.『yb→du→.co
    帕塔尼顺着雷克茨卡手指的方向望去,才发现备用灯锥形灯光之外的阴影中隐藏一个少年。她的表情很是讶异,不仅因为成默年轻到有些稚嫩,还因为她自认为向来警觉,可进来了好一会,居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成默见帕塔尼正凝视着他,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淡淡的说道:“长官,您好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顺着雷克茨卡手指的方向望去,才发现备用灯锥形灯光之外的阴影中隐藏一个少年。她的表情很是讶异,不仅因为成默年轻到有些稚嫩,还因为她自认为向来警觉,可进来了好一会,居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成默见帕塔尼正凝视着他,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淡淡的说道:“长官,您好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顺着雷克茨卡手指的方向望去,才发现备用灯锥形灯光之外的阴影中隐藏一个少年。她的表情很是讶异,不仅因为成默年轻到有些稚嫩,还因为她自认为向来警觉,可进来了好一会,居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成默见帕塔尼正凝视着他,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淡淡的说道:“长官,您好。”

    雷克茨卡开口介绍道:“这是帮助我逃离海德拉大厦的Zeno.......”帕塔尼顺着雷克茨卡手指的方向望去,才发现备用灯锥形灯光之外的阴影中隐藏一个少年。她的表情很是讶异,不仅因为成默年轻到有些稚嫩,还因为她自认为向来警觉,可进来了好一会,居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成默见帕塔尼正凝视着他,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淡淡的说道:“长官,您好。”

    雷克茨卡开口介绍道:“这是帮助我逃离海德拉大厦的Zeno.......”帕塔尼顺着雷克茨卡手指的方向望去,才发现备用灯锥形灯光之外的阴影中隐藏一个少年。她的表情很是讶异,不仅因为成默年轻到有些稚嫩,还因为她自认为向来警觉,可进来了好一会,居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成默见帕塔尼正凝视着他,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淡淡的说道:“长官,您好。”

    雷克茨卡开口介绍道:“这是帮助我逃离海德拉大厦的Zeno.......”

    “zero?”帕塔尼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,不过当她与成默那清澈的眼睛对视时,心中有关另一个“zero”的那点怀疑立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,只是她还是很好奇成默凭什么能带着一个国际刑警精英逃离海德拉。她仔细上下打量穿着休闲装的成默,成默的本体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,看上去就和高中生没啥区别,放在欧美这种早熟的国家就更显得幼齿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显然也看出来了帕塔尼的疑虑,他最早在监狱门口质疑成默,大部分原因也是觉得成默看上去实在有点小,但成默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外表和他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于是他咳嗽了一声,打断帕塔尼审视的目光,稍稍偏头在帕塔尼耳边说道:“不要看他年纪小,但真的是我遇到过最大胆、最理智、最聪明、最......狠毒?最残忍?也不对......总之就是那种意志坚定非常强悍的人......”雷克茨卡停顿一下,“他不仅是个卧底,还是一个......天选者.......”

    帕塔尼收回了在成默身上徘徊的视线,扭头惊愕的看着雷克茨卡,“天选者?”

    “对!天选者......我相信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天选者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再次看向了成默,眼睛里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抬手遮住嘴,继续对帕塔尼耳语:“我把他带过来,是因为他想和我们做一笔交易,我们把他和另外一个人送出包围圈,而他会给我们关于黑死病的详细资料.......”

    “zero?”帕塔尼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,不过当她与成默那清澈的眼睛对视时,心中有关另一个“zero”的那点怀疑立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,只是她还是很好奇成默凭什么能带着一个国际刑警精英逃离海德拉。她仔细上下打量穿着休闲装的成默,成默的本体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,看上去就和高中生没啥区别,放在欧美这种早熟的国家就更显得幼齿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显然也看出来了帕塔尼的疑虑,他最早在监狱门口质疑成默,大部分原因也是觉得成默看上去实在有点小,但成默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外表和他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于是他咳嗽了一声,打断帕塔尼审视的目光,稍稍偏头在帕塔尼耳边说道:“不要看他年纪小,但真的是我遇到过最大胆、最理智、最聪明、最......狠毒?最残忍?也不对......总之就是那种意志坚定非常强悍的人......”雷克茨卡停顿一下,“他不仅是个卧底,还是一个......天选者.......”

    帕塔尼收回了在成默身上徘徊的视线,扭头惊愕的看着雷克茨卡,“天选者?”

    “对!天选者......我相信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天选者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再次看向了成默,眼睛里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抬手遮住嘴,继续对帕塔尼耳语:“我把他带过来,是因为他想和我们做一笔交易,我们把他和另外一个人送出包围圈,而他会给我们关于黑死病的详细资料.......”

    “zero?”帕塔尼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,不过当她与成默那清澈的眼睛对视时,心中有关另一个“zero”的那点怀疑立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,只是她还是很好奇成默凭什么能带着一个国际刑警精英逃离海德拉。她仔细上下打量穿着休闲装的成默,成默的本体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,看上去就和高中生没啥区别,放在欧美这种早熟的国家就更显得幼齿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显然也看出来了帕塔尼的疑虑,他最早在监狱门口质疑成默,大部分原因也是觉得成默看上去实在有点小,但成默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外表和他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于是他咳嗽了一声,打断帕塔尼审视的目光,稍稍偏头在帕塔尼耳边说道:“不要看他年纪小,但真的是我遇到过最大胆、最理智、最聪明、最......狠毒?最残忍?也不对......总之就是那种意志坚定非常强悍的人......”雷克茨卡停顿一下,“他不仅是个卧底,还是一个......天选者.......”

    帕塔尼收回了在成默身上徘徊的视线,扭头惊愕的看着雷克茨卡,“天选者?”

    “对!天选者......我相信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天选者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再次看向了成默,眼睛里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抬手遮住嘴,继续对帕塔尼耳语:“我把他带过来,是因为他想和我们做一笔交易,我们把他和另外一个人送出包围圈,而他会给我们关于黑死病的详细资料.......”

    雷克茨卡开口介绍道:“这是帮助我逃离海德拉大厦的Zeno.......”

    “zero?”帕塔尼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,不过当她与成默那清澈的眼睛对视时,心中有关另一个“zero”的那点怀疑立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,只是她还是很好奇成默凭什么能带着一个国际刑警精英逃离海德拉。她仔细上下打量穿着休闲装的成默,成默的本体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,看上去就和高中生没啥区别,放在欧美这种早熟的国家就更显得幼齿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显然也看出来了帕塔尼的疑虑,他最早在监狱门口质疑成默,大部分原因也是觉得成默看上去实在有点小,但成默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外表和他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于是他咳嗽了一声,打断帕塔尼审视的目光,稍稍偏头在帕塔尼耳边说道:“不要看他年纪小,但真的是我遇到过最大胆、最理智、最聪明、最......狠毒?最残忍?也不对......总之就是那种意志坚定非常强悍的人......”雷克茨卡停顿一下,“他不仅是个卧底,还是一个......天选者.......”

    帕塔尼收回了在成默身上徘徊的视线,扭头惊愕的看着雷克茨卡,“天选者?”

    “对!天选者......我相信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天选者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再次看向了成默,眼睛里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抬手遮住嘴,继续对帕塔尼耳语:“我把他带过来,是因为他想和我们做一笔交易,我们把他和另外一个人送出包围圈,而他会给我们关于黑死病的详细资料.......”

    雷克茨卡开口介绍道:“这是帮助我逃离海德拉大厦的Zeno.......”

    “zero?”帕塔尼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,不过当她与成默那清澈的眼睛对视时,心中有关另一个“zero”的那点怀疑立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,只是她还是很好奇成默凭什么能带着一个国际刑警精英逃离海德拉。她仔细上下打量穿着休闲装的成默,成默的本体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,看上去就和高中生没啥区别,放在欧美这种早熟的国家就更显得幼齿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显然也看出来了帕塔尼的疑虑,他最早在监狱门口质疑成默,大部分原因也是觉得成默看上去实在有点小,但成默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外表和他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于是他咳嗽了一声,打断帕塔尼审视的目光,稍稍偏头在帕塔尼耳边说道:“不要看他年纪小,但真的是我遇到过最大胆、最理智、最聪明、最......狠毒?最残忍?也不对......总之就是那种意志坚定非常强悍的人......”雷克茨卡停顿一下,“他不仅是个卧底,还是一个......天选者.......”

    帕塔尼收回了在成默身上徘徊的视线,扭头惊愕的看着雷克茨卡,“天选者?”

    “对!天选者......我相信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天选者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再次看向了成默,眼睛里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抬手遮住嘴,继续对帕塔尼耳语:“我把他带过来,是因为他想和我们做一笔交易,我们把他和另外一个人送出包围圈,而他会给我们关于黑死病的详细资料.......”

    帕塔尼顺着雷克茨卡手指的方向望去,才发现备用灯锥形灯光之外的阴影中隐藏一个少年。她的表情很是讶异,不仅因为成默年轻到有些稚嫩,还因为她自认为向来警觉,可进来了好一会,居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成默见帕塔尼正凝视着他,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淡淡的说道:“长官,您好。”

    雷克茨卡开口介绍道:“这是帮助我逃离海德拉大厦的Zeno.......”

    “zero?”帕塔尼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,不过当她与成默那清澈的眼睛对视时,心中有关另一个“zero”的那点怀疑立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,只是她还是很好奇成默凭什么能带着一个国际刑警精英逃离海德拉。她仔细上下打量穿着休闲装的成默,成默的本体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,看上去就和高中生没啥区别,放在欧美这种早熟的国家就更显得幼齿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显然也看出来了帕塔尼的疑虑,他最早在监狱门口质疑成默,大部分原因也是觉得成默看上去实在有点小,但成默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外表和他的行事风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于是他咳嗽了一声,打断帕塔尼审视的目光,稍稍偏头在帕塔尼耳边说道:“不要看他年纪小,但真的是我遇到过最大胆、最理智、最聪明、最......狠毒?最残忍?也不对......总之就是那种意志坚定非常强悍的人......”雷克茨卡停顿一下,“他不仅是个卧底,还是一个......天选者.......”

    帕塔尼收回了在成默身上徘徊的视线,扭头惊愕的看着雷克茨卡,“天选者?”

    “对!天选者......我相信他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天选者。”

    帕塔尼再次看向了成默,眼睛里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雷克茨卡抬手遮住嘴,继续对帕塔尼耳语:“我把他带过来,是因为他想和我们做一笔交易,我们把他和另外一个人送出包围圈,而他会给我们关于黑死病的详细资料.......”

    zn03251zx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