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两千七百二十七章 宝石翁
一本读|WwんW.『yb→du→.co
    “抱歉,今天主家不见客。”

    远坂家的一位下人打开了门,对徐越这‘穿着怪异’的一行三人说到,眼中也多少有点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毕竟三人的衣着,的确是与当前时代格格不入,但这种材质的用料,却是显得相当高等。

    此时的远坂家,还是这附近最大的乡下地主家,奴仆和佃农都不少。

    羽斯缇萨和玛奇里之所以选择这里,主要也是因为大圣杯系统需要大量的魔力进行填充,而其他地区的灵地大多都是有主的,并且他们并不像受到魔术界过多的干涉。

    这里的乡下地主远坂永人虽然也对魔术很是向往,但因为跟脚干净,所以是很适合的人选。

    远坂家提供灵地,羽斯缇萨贡献自己的核心,玛奇里提供咒令,各司其职,完成了构建大圣杯的基础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就是羽斯缇萨献出自己的第三法核心,成就大圣杯系统雏形的时候了,所以远坂家闭门谢客,也是显得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来见远坂永人的,这是拜帖,你交给你家家主就是。”

    徐越拿出了一张9.9包邮的烫金拜帖,递给了这满脸震惊的门房。

    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拜帖,对方必然身份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他能够私下做主的时候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师,今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远坂永人此时正恭敬的站在宝石翁面前,想要请教今晚的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毕竟算起来,如果不是他背靠魔法使这大靠山,对比起另外两位来说,还是真的差距太远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候,下人的敲门声,却是打断了他的问题,让远坂永人感到了很是不喜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冷冽的声音从远坂永人嘴里发出,要不是知道不是重大事件,下人也不敢打扰的话,他恐怕都要直接呵斥责罚了。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外面有三个衣着怪异的人递上了拜帖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闹!就因为衣着怪异,你就随便答应吗?先放在一边,等我出来后再禀报就是!”

    本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,结果发现就这的远坂永人,便也直接呵斥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期的尊卑观念,可是深入骨髓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应该,是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宝石翁看着那位下人手中的烫金拜帖,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些许异色。

    那拜帖的名称写的正是基修亚·泽尔里奇·修拜因奥古,也就是他的本名!

    而且,他从那张请帖之上,感受到了一丝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奇异气息。

    平行世界?

    并不是!

    从自己成为第二魔法使的时候,自己对平行世界的感应就在逐年递减,身体也不断变得更加虚弱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的时候,已经彻底无法再感应到其他平行世界。

    虽然就算无法感应平行世界,作为第二魔法使的他也依然强大。

    但冥冥中,他却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大限,大概还有两百年出头,世界就会收束成唯一。

    而作为第二魔法使的自己,运气最好恐怕也得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现在之所以自己会参与大圣杯系统的观察,除了本身的兴趣,以及寻找破解之法外,还有一种莫名的使命感。

    自己必须,也必定要见证大圣杯的诞生。

    这,是不可违背的定数,是已经写入了根源的定数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宝石翁愈发苍白的脸色,远坂永人有些担忧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来吧,我也对他们很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随后,宝石翁便是自主走出了房门,朝着客厅走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伊利雅,你是有些紧张么?”

    远坂家客厅中,卫宫士郎看着有点紧张的伊利雅有些好奇的问到。

    对于卫宫士郎而言,在最初的惊讶过后,显然也好了很多,适应性相当强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好奇可是要躲过紧张等情绪的。

    江户时期的远坂家?

    远坂同学的先祖?

    “大概是无知者无谓吧,你根本不知道魔法使所代表的意义,我也只在记录当中,有着这位魔法使的事迹,据说最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。”

    伊利雅虽然有些紧张,但语气还是很平静的。

    旁边就有一位堪比魔法使,甚至可能比魔法使还要恐怖的大人物在,她的承受能力已经算是变强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时空的旅客,你们好,难以想象,我们竟然能以这样的形式见面。”

    就在伊利雅和士郎拌嘴的时候,宝石翁也带着远坂永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见到三人的第一眼,感受着他们浑身所环绕的那种异样气息,基修亚·泽尔里奇·修拜因奥古便已经看出了他们的来历。

    时空旅客!

    而且和自己以前力量还未完全消退时,前往平行世界的旅途不同,他们,是时间旅者!

    再怎么,也是能接触根源,并掌握第二法的大佬。

    宝石翁的眼力和能力都是没的说的。

    大圣杯系统的构造有他参与,HF线中只是靠着他留下礼装图纸的赝品,就能击败魔力无限的黑樱,格调算是极高了。

    以空间和时间的紧密关联,他能看出三人的来路,也显得正常了。

    在他开口后,宝石翁眼里三人四周的时光波动与冲刷痕迹便是更加显眼,似乎是因为与自己的互动,加重了冲刷想要将三人带回去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被中间那位英俊的出奇的男子,以一己之力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,是未来新的魔法使吗?”

    宝石翁看着徐越也显得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,不过我想,应该快了。”

    徐越礼貌的说到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宝石翁,徐越也同样看出了他状态的糟糕。

    同样,也对这惩罚世界的形成,有了新的理解。

    被B叔一通乱捶,世界拔高成惩罚世界后,原本数目众多的平行世界,多元宇宙,便是迅速塌缩,收束成了眼前的唯一世界。

    使其本质上愈发的接近上界。

    虽然诸多平行世界与多元宇宙塌缩,但世界的本质却是处于升华状态的。

    而惩罚世界的形成,虽然是从第五战开始,可在结果注定的刹那。

    顺应时间线也同步出现了等同的变化和改变。

    宝石翁因为本身与根源的特殊关联,还有所掌控第二法的特性。

    在他成为魔法使的刹那,其实就已经注定了结果。

    成道既巅峰,而后不断衰弱,直到五战时期的寂灭,回归根源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更完毕……

    zn03251zxs